西藏行之二:诸行无常

晚八点半到达拉萨,天还亮着,与生活多年的东南沿海迥然不同。来接我们的是娜兄的一位师姐。隐师姐展开了洁白的哈达,在生硬低头接纳热情同时,一位南方女子在高原上展现着她微微皲裂的腮红。早听娜兄说过,多年前,她是徒步进来的,虔心向佛,已完成了十万个大礼拜,而今刚开始经营一个小客栈。

西藏行之二:诸行无常

诸行无常

隐师姐福州腔挺重,一点都不陌生。“有的人八小时后才会有高原反应。要穿着袜子,洗脸洗澡一定要擦干,感冒了就不好。”到圣域滨江已近晚上九点半。客栈不大,彭兄已煲好了粥,与福州的一般。当我问到客栈的名字,隐师姐轻声回答。“诸行无常”。

“会不会太小众了?”对我的疑问,隐师姐笑而不答。

西藏行之二:诸行无常

诸行无常

第二天,一群在火车上认识刚大学毕业的小伙伴投奔了过来。隐师姐为大家联系了九座越野车,谈好了包车价钱。计划第三天前往纳木措。第三天的一早,就听到隐师姐不断打电话,原来九座的车变成了十七座,交涉无果,回到拉萨的当晚,一人回退了二十元。

恰逢拉萨的雨季,雨来得短,近处片刻乌云密布,不远处却晴日当空。记得去林芝的前一晚,我们被乌云与晚霞交合的壮景吸引,奔上了楼顶。层云叠加下,夕阳还在用力地将残光投射在不远处的山体上,红黑相间,来回晃动。如陌生人彼此试探的交谈,又如和平的人群在广场上跳着锅庄。

西藏行之二:诸行无常

诸行无常

果然无常!

这些日子,陌生的地方遇到似曾的熟悉,在渐渐熟悉的交流中回想着陌生的当初。一切因缘所生,渐而败坏,以善意待之,则无分别了。

近十时,乌云夹着大雨,将剩余的夕照遮掩,天合起来了,还有不时的闪电缀饰。我们不舍离去,想留住那个壮观的天窗。隐师姐说“雨大了,走吧。”

西藏行之二:诸行无常

诸行无常

在拉萨的日子,我们驻扎在诸行无常中,却一直温暖惬意。(文:早亘)


运营平台不易(花费时间内容编辑推送、服务器带宽租赁),如果你觉得本平台对你有帮助,你也可以赞赏一下我,阿弥陀佛。功德无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