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度母现身 指引我找到上师

我的上师是更嘎丹增尼玛仁波切。很多朋友都问我:更尕措你为什么要皈依一个小寺院,并且拜一位没有名声的师父呢?好多年了,我都不曾跟别人说这里面的原因。今天我想说:上师三宝在上,弟子更尕措不打妄语,希望看到此文的有缘师兄,就算心有疑惑,也不要造口业。

我在2009年下半年才接触藏传佛教。那个时候,看这方面的书籍使我了解到,想要在修佛这条路上得到成绩,必须找到自己的根本上师。那个时候,身边的朋友不断把自己的上师介绍给我让我皈依,可说实话,我都没有找到内心的那种感觉。偶尔的一个机会,我看到索达吉堪布写的有关绿度母的介绍,知道只要真心祈求绿度母就一定能得到感应与加持。

从那个时候起,我就开始持绿度母心咒,每天一万遍,来祈求绿度母加持我,让我找到我的根本上师。

这期间,我也心灰意冷过,也被一些假冒的活佛骗过钱。那个时候,自己就像没有人管的小孩一样,做任何事情都是无厘头。每一次放弃,我都会重新说服自己要坚持。终于,2012年初春,在一次梦中,我亲见了绿度母,她告诉我,觉囊派的一个寺院在开法会,连寺院的名字,寺院里哪位活佛主持法会,绿度母都在梦中逐一相告。最后梦里看到一个破烂不堪的房子,里面坐着一位身上发着金色光芒的出家人,随后就听见一声:“他就是你的根本上师”。梦醒以后,我就开始上网查看有关梦中寺院的情况,查好路线,随后,我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反对,开始上路了。有的朋友为此骂我得了神经病。

每天念绿度母咒一万遍,度母现身指引我找到上师

绿度母

那个时候,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,就这样一路颠簸,去了觉囊派的一个寺院。那个地方没有酒店,只有藏民家里的那种临时的家庭旅馆。初春的川藏是很冷的,里面种种的苦在这里我就不说了,现在回想起来,我都无比佩服我自己。

回到话题上来,在这个很知名的寺院里参加法会,第一我听不懂,第二我不认识任何人,我就每天随着大家到大经堂坐着。说实话,在六七天的时间里,我真的有点生气:这里根本就没有我的上师,我来遭这罪干什么?我很不甘心。直到法会的最后一天,一个六十岁左右的活佛,在跟他的汉地弟子说:这附近一个寺院的活佛很了不起,长年闭关,是得大成就者。他想带汉地的弟子去见一见。那个时候,我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,机会来了。我急忙上前,请求这位老活佛能否把我带上。他答应了。他说,因为他跟这个寺院很熟悉,所以我们才有机会见到活佛。这样的缘分是不可思议的。

我一路跟着走了十几分钟的路,等来到他说的地方的时候,我的眼泪就止不住了:这个破房子不就是我梦中的房子吗?这个时候,我不顾一切冲到了第一个,进了房子,看到了我的根本上师!那种感觉用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,任何华丽的词语在这里都会显得苍白无力。更嘎丹增尼玛!这个名字深深地记到了我的脑子里面。

六十岁的老活佛在介绍着,我却什么也没有听进去,脑中一片空白。这个时候,更嘎丹增尼玛上师说:“那个修绿度母的丫头,你上前来。”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挪动的身体,但是我听到他说:“你的一切我都知道,你明天早上来我这皈依!”……我最后怎么出的房子,怎么样的表情,我都忘记了。一切都是按照绿度母的指点,这就是我为什么皈依了一个不知名师父的原因。 再后来我才了解到,他不仅是一个小小的活佛,他还是觉囊派祖师笃布巴的转世,是确尔基寺的金刚主持,是觉囊派法脉传承58代法王。很小的时候,他就开始闭关修行,从不接触外界,只是有时候会被觉囊派其他的寺院请去传法。他从不宣传自己,非常的清静。他带领着寺院260名闭关僧人进行苦修,以身作则。

在这里,我就说一件事情。当地的藏民家里有什么大的事情,都会去找更嘎丹增尼玛仁波切,但是大多数人不敢轻易去打扰仁波切。当地有一位有钱人家的老父亲去世了,找了几班人超度,都没有得到肯定。后来他们找到了更嘎丹增尼玛仁波切帮忙超度,一个小时左右,那位去世的老人头顶的头发自动脱落,随着最后一声骨头裂来开的声音,头发脱落的地方破了有硬币那么大小的洞,脑浆子都能看到。这位老人的家人为了感谢仁波切,送了他一辆比较高级的越野车。跟随仁波切的管家很高兴,心里想以后去给寺院买东西再也不用开着他的破QQ车了。可是在他屁股还没有坐热的时候,就被仁波切强烈要求把车退回去,管家也只好听话。这样一位清静的上师,我愿意生生世世跟随!他与佛无二别,加持我直到解脱!(文:更尕措)


运营平台不易(花费时间内容编辑推送、服务器带宽租赁),如果你觉得本平台对你有帮助,你也可以赞赏一下我,阿弥陀佛。功德无量。